宽阔登攀新闻

当前位置:»
财经»
百亿市值灰飞烟灭!面值退市第五股诞生,董事长刚使出“卖房增持

百亿市值灰飞烟灭!面值退市第五股诞生,董事长刚使出“卖房增持

2019-10-21 15:56:57

每天财经都是独家的,快关注它。

9月19日,*st Control (600747)股价连续第20个交易日跌破1元。这也表明,成立23年的第一大控股公司将结束a股的谢幕。超过60,000名股东被超过127万份销售订单直接杀害。

*圣大控制将于9月20日暂停交易。随后,上海证券交易所将决定是否终止该公司股票上市。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第一大股东的下一个等待期将是最后30个交易日,这可能是最后一次逃离的机会。

从2015年上一次大牛市的高点开始,主营业务疲软、业绩不佳的第一大控股公司的市值在过去四年里从130亿元下降到不到10亿元,令人感叹。

“失控”*第一次控制

9月19日上午,*st big control继续下跌并开盘,股价为每股0.64元。截至中午收盘,逾127万份订单已经完成。

数据源:风

*st大控股全部称为大连大富控股有限公司,主营商品贸易。其前身是大连显像管厂,成立于1975年。1993年8月,大连显像管厂改制为定向公司,更名为大连达县有限公司。1996年9月,公司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2016年6月,公司名称变更为当前名称。

作为一家成熟的电子设备制造商,*st Control于20世纪80年代从日本东芝公司进口黑白显像管和电子枪生产线。公司生产的电子枪和精密轴被誉为亚洲“第一枪”和“第一轴”。

近年来,由于行业发展缓慢,体制机制僵化,企业跟不上设备升级换代,公司产品结构调整不到位。*st控件的运营越来越差,其主要业务正在亏损,其发展陷入困境。

*st的主要控制业务变得越来越空洞。公司的业绩令人担忧,尤其是扣除近年来的非营利组织后,公司母亲的净利润已经亏损好几年了。

*st大控制近年来的财务状况

来源:风

近年来,st Control已从最初的电子加工和其他业务转向商品贸易。虽然该公司开展大宗商品交易,但其主要经营业绩并未做出预期贡献。因此,有时会启动并购计划,并选择所谓的“优质项目”来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但其中一些值得思考。

以今年4月的一起收购案为例。* st Grand Control月10日晚宣布,公司计划通过两家子公司以7.82亿元的总价收购沈阳戈登酒店100%的股权。

沈阳戈登酒店位于沈阳最繁华的青年街。财务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8年,该酒店继续遭受亏损。截至2018年底,酒店净资产为-2.58亿元。此次收购中,酒店净资产估计为7.81亿元,估计升值10.39亿元。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为此,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出了两项质询,要求st解释收购计划是否合理,是否损害上市公司的利益,以及是否尽职尽责地履行职责并做出相关决定。此外,上海证券交易所还要求st就基础资产提供更详细的解释。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背景是,st Grand Control将于4月底发布其2018年度报告。在年度报告披露的窗口期内,值得关注这一合并。

2018年4月也发生了类似的现象。当时,*st big control宣布计划以5.26亿元收购李浩金属100%的股份,以2.78亿元收购丰溪供应链100%的股份。

据悉,李浩金属和枫溪供应链主要经营锌锭和铝锭贸易和供应链服务。他们通过向客户提供资金和帮助客户代表他们购买来获得信息服务费用和融资中介费用。

然而,2018年12月,*st big control宣布,由于公司相关诉讼导致标的资产冻结、业务正常运营以及供应链行业供需不稳定,公司决定终止收购李浩金属和枫溪供应链的100%股权。

上海证券交易所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在询证函中指出,该公司收购沈阳戈登酒店具有许多共同特征,如时间相同、支付方式相同、保费范围相似等。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st解释此次收购是否是出于其他目的的临时交易安排,包括但不限于通过委托大股东代其支付收购资金来临时解决大股东的资本占用问题,以及在年度报告披露前意外收购资产,以提高持续经营能力,避免出具不规范的审计意见等。

*st将在年度报告发布前准确地介入每一个领域并启动合并计划。尤其是,拟议中的与主要业务没有明显不同的酒店合并和收购的合理性受到质疑。

最后,经过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两次调查,*st big control于4月25日晚宣布终止收购,给出的理由是“收购戈登酒店(Gordon hotel)无法实现收购目标,后续持有标的资产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在特殊时期,当公司的股份被减为“仙股”时,st大控制权被重复。9月5日晚,盛大太阳公司新沂稀土科技有限公司宣布计划以1.07亿元购买租赁智能技术51%的股份。

当天晚上,上海证券交易所迅速发出了一封调查信,呼吁“灵魂拷问”,并使用10个主要问题来调查交易背后的疑虑。

到目前为止,*st big control尚未提交回复表,并表示预计将在9月23日之前披露回复公告。

内部控制混乱

今年7月下旬,上海证券交易所向公众披露,st Control和关联方在信息披露和规范操作方面违反了许多规定,相关责任人在履行职责时也违反了许多规定。

一是关联违规17.46亿元

*st控制和天津大同由同一实际控制器控制。*圣钢全资子公司福米加贵金属与天津大同于2016年5月签订了《电解铜购销合同》,合同金额30亿元,合同期限1年。截至2016年6月30日,福尔摩沙贵金属已预付天津大同17.46亿元。然而,双方并没有根据合同实际开展真正的贸易活动,而且自合同签署以来也没有发生任何实际交易。截至目前,上述17.46亿元预付款尚未实际返还给上市公司,导致关联方占用非经营性资金。

2018年4月23日,天津大同将5亿元的预付款返还给st。天津大同通过第三方大控制支付5亿元资金后,资金于2018年4月27日返还给资金流出方,预付款并未实际偿还上市公司。因此,天津大控件在st大控件2017年度报告中披露的返还给公司的5亿元预付款是不真实的。

第二,非法担保超过1亿元

2011年2月22日,*st Control为其控股子公司Rita Moulding和Buren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根据贷款合同投资5000万元贷款,占公司2010年经审计净资产的6.3%,未履行审查程序。2014年12月2日,博仁投资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将丽塔·模塑,*圣·大空和自然人戴维列为被告。

2015年3月24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丽塔·摩尔(Rita Moulding)偿还博仁贷款5000万元。*圣大控制应为此承担连带责任。

2016年6月23日,*圣控全资子公司福米卡贵金属为杭州致胜向中国银行春情分行贷款7000万元提供担保,占公司2015年经审计净资产的3.4%。2017年3月15日,中国银行春情分行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杭州致胜偿还贷款本金、利息及相关费用共计7100万元以上,并要求圣大控等担保人承担连带担保责任。2018年7月,*第一次起诉公告披露,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责令该公司承担连带债务责任,本息合计6466.6万元。上述对外担保事项尚未提交董事会审议,也未披露。

此事是公司2017年内部控制审计报告出具负面意见的原因之一。

第三,财务管理制度存在重大缺陷

年度审计会计师2017年出具的对st大控制持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显示,公司的财务管理体系存在以下两大缺陷:一是公司子公司的银行账户在开立过程中没有履行必要的程序,也没有定期进行银行账户检查;二是母公司未能及时记录子公司发行的商业票据,未能及时记录投资资金。

在公司的会计制度中,与确保经济业务的完整性和全面记录相关的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使公司面临重大的财务不确定性风险,从而可能对投资者的利益造成严重损害。此事是公司2017年内部控制审计报告出具负面意见的原因之一。

对此,上海证券交易所对st控件、天津大同、实际控制人戴维及相关责任人实施了相应的纪律处分。

董事长被指控在出售更多房屋时“不诚实”。

自今年年初以来,基本面不佳使得st的大额持股价格一直保持在2元以上,并一直在“准仙女股票”和“仙女股票”地区上市。除名风险警报可能随时响起。

尤其是自6月份以来,st的大额持有价格已几次跌至1元以下,并在1元附近来回波动。6月、7月和8月,逾6万名股东饱受煎熬,最终未能逃脱9月份的“面值退市”。

8月份,st的持有价格连续13个交易日低于1元人民币。8月21日黎明出现,*当天第一个大控件一点不多,一点不少收于1元这一命运多舛的价格。该公司的第一个退市警报暂时解除,给股东们一个喘息的机会。

然而,股价趋势并没有继续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自8月22日以来,st的大盘价从未停留在1元的位置,这开启了第二轮“面值退市”危机。

根据风险警示牌上5%的每日涨跌,9月12日是最重要的一天。这是st控件股价连续第16个交易日低于1元。在接下来的四个交易日里,理论上,如果设定了每日交易限额,*st Control将不得不在同一天以0.83元或更高的价格收盘,才能在1元人民币内收复失地。

奇迹没有出现。9月12日,st big control报出0.79元/股,近32万份订单在一个仓位中售出,st big control坚守了这一限制。这也意味着,st大控股将提前锁定其席位,成为继洪钟退休、楚英退休、华新退休和st印刷之后的第五只a股“面值退市股”。

看不到希望的投资者惊慌失措地逃离。在接下来的四个交易日里,每日跌停板的上限超过了100万。

值得一提的是,9月12日晚,即重大决策的前一天,st大控制宣布,董事长林大光将出售深圳钱海的几处房产,并通过抵押贷款筹集资金,将公司持股增加5000万元至2亿元。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这一次,林大光增加房屋销售的举措更具象征意义,几乎没有实用价值。他被指控“不诚实”。

高级财务评论员邳海舟(Pi海州)在一篇帖子中指出,留给st控件的交易时间从9月12日起只有34个交易日。根据规定,当日投资者通过竞价和大宗交易购买的单一风险警示股数量不得超过50万股。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34个交易日里,每天只能全额买入1700万股股票。从退市的总体趋势来看,很难达到承诺的5000万元的最低涨幅限制。

更重要的是,林大光计划的目的是提振公司股价,实现“保壳”的目标,避免“摘牌”。然而,9月12日股市的走势直接宣告了这一目的的失败。

在邳海洲看来,林大光增加房屋销售的计划过于“浮华”,以诱使投资者积极购买公司股票,恢复股价下跌。然而,投资者在这方面的风险意识明显增强,不再被上市公司的一些表面优势所吸引。事实上,林大光本来可以在股价仍挣扎在1元左右的时候提高股价,而该公司的股价也不会跌入如此被动的境地。

其次,9月12日是决定他生死的日子。等待董事长卖掉房子以增加持股显然为时已晚。毕竟,卖掉他的房子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事情。这显然是错误的处方。

此外,增持计划“将在2019年9月12日起的6个月内实施”,但一旦“票面价值退市股”的配额锁定给急需帮助的公司,如st大控制,该公司将没有6个月的交易时间。因此,市场最终提前将第五批“按面值退市”的股票数量交给st大控制。

9月18日晚,*st Grand Control宣布,由于控股股东常福瑞华未能偿还8亿元融资、利息和延期付款,其所持有的公司4亿股质押流通股可能被债权人定向证券拍卖。

编者:王朱颖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